最近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冷血一點。
這樣就可以對那麼事情不痛不癢了。

什麼時候才不會總是想依賴別人呢?
省的每次都失落。

該做事的人都走掉了。
沒義務的人倒認為只是舉手之勞。
怪別人橫刀奪愛嘛?

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吧。

如果這種話說出來的話,一定會被討厭的吧?

對身邊的人開始產生一些莫名的厭惡感。
強烈的、打從心底的,令我自己感到害怕和作噁的憎恨。

我到底是如此的劣質啊?

別人生他們自己的氣,我卻老是生別人的氣,然後一個人莫名其妙的生氣。
夠了沒啊。

最討厭被誤解。
而我不時被身邊的人誤解。

不要說我很累。
我壓力大的時候只會哭。

就說我那個樣子是在生氣。
為什麼不知道還要亂講?

所以說我真的是,很沒有天分。
沒有讓歡樂環繞在我身邊的天分。

只有憤怒憂鬱憤怒悲傷抱怨抱怨抱怨還有抱怨。

對身邊的人的厭惡感,隨著自己的心情不好會更加爬升。
啊啊,讓我想到了沸點上升度數呢。
的確是隨著心情不好的濃度而上升更多。

只有一個人。
不會討厭。

只有一個人。

少在那裡講些有的沒的。
因為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把我推開的,是誰,很清楚吧。

我就是心情不好。
我就是不爽到了極點。

然而我已經自己走的遠遠的。
就別怪我了吧。

就像那個中午突然消失了一樣。
因為眼前的景象太過令我憤怒了。

心胸狹窄的我,只好離開傷心處,前往另外一個沒有那些人事物的地方。




對了。

牆上已經貼了兩張某學姐的作品。
今天又拿了學姐的本。



我好想當學姐的學妹唷……





慢著。
害怕某些歷史重新上演。

所以在這聲明:
以上,並不是在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而是很多很多累積在一起的。


創作者介紹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