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現在很冷靜。
 
因為所有痛苦所有難過,
都比不上當初在那種狂熱之下受到的傷。
那時最痛、最渴望、最熱烈。


所以現在才很冷靜。

也許是我長大,
但我覺得這個說法的可信度比較高。 
 


連續一個禮拜的夢,
一刻不見就喘不過氣的痛,
只要能見到就可以做出一切,
為了能夠走那一小段路就可以拋棄所有事情,
只要阻礙了我的這份心的不管是誰就是敵人

我覺得那些日子來,
我已經把我的愛花光了。

所以對一切都好冷好冷。

我現在有一些對自己也不能說的話,
可是比起以前,
我真的好冷靜。



 


  
 

 
創作者介紹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