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反而這裡變成可以寫出來,但基本上不會被看到的地方呢。
很矛盾。不想要沒人知道,但又怕太多人知道的感覺。

是嫌麻煩吧?有一些人會曲解或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怎麼樣都好啦。

只是最近有種,怎麼做,都沒人在乎吧--的感覺。
我想,如果一直以來都沒改變的話,以後也無法改變吧。

如果有人要反駁說,沒改變只是自己沒做甚麼的後果。
那我只能說,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吧。

很沮喪。很討厭。很煩躁。
我已經看開了--簡直在說謊吧。
是沒那麼在乎了,但是還是有點揪心。

其實我只是想逃避,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是無法做到的,這件事。
也許我無形中對別人施加了無法言語而且令人排斥的壓力,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很貪心啊!很貪心的。
所以才會想要這樣,想要那樣。

我會去發現的,別人不會發現。
我沒去發現的,別人不會發現。
孤單。
在大家之中好像變的很突兀。

我知道不可能只有我是這樣,我知道覺得別人不懂自己是自我中心。
以為自己很特別--不是的。

就算有和我一樣的人,他們也不想和我為伍。
所以,也不會想要表現出理解的樣子吧。

至少,沒遇過。

別人看到了,大概會覺得又在無病呻吟。
可是就真的充滿了這種想法有甚麼辦法。

每次看到那些感人的一幕時,我就會邊哭邊想著:「好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從別人口中聽到這樣子的話。」
對我說。
創作者介紹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