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學姐打掃逸仙樓。

早上一直在打掃、搬東西──搬到手都快斷了、汗都要流光了。
 
後來我經過四樓文組班那邊時,發現昨天被欺負的綠繡眼竟然還在!我的天啊!趕快跟昜ㄦ講。

她本來想打開窗戶的,只是打不開,後來去體育組向老師「求救」,誰知道一上來那隻鳥兒就已經不見了。

一整晚沒飛走,怎麼選在這時候飛呢? 
我們都擔心牠是叫到沒力氣。 
後來又去看了一次,還是沒看到。 
只能祈禱牠真的飛走了。

 

最後留在教室裡,明明說留十個人,我們好像留了十一個人囧。 
啊啊,想當初高一下學期,我也因為打掃相關事像沒去參加結業式呢。 
那個時後好像是和教主、雲豆、小I打家教的撲克牌呢!(揍)

這一次是和昜ㄦ、李ga、家欣聊天聊到爽。 
重點是某個人還完全沒意識到要去結業式,十點打鐘才說:「不是要參加結業式!?」

有沒有這麼蠢哈哈。 


是說學姐們也太狠心了,留下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東西給我們整理、可惡資收籃都有一隻蟑螂住進去了。

重點是,把回收物品清空後牠死都不肯走,把牠弄下來再把資收籃踢開,天啊踢了三次牠都急急忙忙的往資收籃奔過去──你夠了快離開啦!幹麻那麼愛資收籃!



對了~由於今天把制服全部拿去繡了,所以可以大搖大擺的穿著運動服出校門。 



今天一樣進行了
はな団快樂出去玩 
只是小竹生理期還給我喝什麼冰水,最後一直狂拉肚子只好先回家。

 我終於打破「和大家出去沒有一次可以吃冰淇淋」的魔咒了哈哈哈!

可憐的雲豆ㄦ,吃到的冰淇淋有很大很噁的蟲,挑出去給老闆看後,老闆又再給她一球,只是,後來又再次吃到疑似翅膀(豆:那就是翅膀!)的東西,她絕望與受傷之下只好把冰淇淋丟入垃圾桶。 
阿雪:「住在非洲的小孩會恨妳的!」

吃完大大的冰淇淋後,往我們最大的目的地──西門町。 
一開始是我提議要去animate(這樣拼嗎?)的啦,只是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它到底在哪裡囧。 
打算去那邊再問的,所以先去KT了。

嗯,大家只要一進入那種地方就會逛很久。

我和教主閒晃到放家教和黑執事的地方,然後我看到某張圖(資料夾)發出了驚呼聲! 
「喔!天啊!這這這這也太棒了!」 
教主冷冷的回,「啊,啊那不就王子房間牆壁上的那張?」 
「疑?是喔?」我盯著那個資聊夾,「屁咧我又沒去過她房間我哪知道?」

 到底是不是不重要,反正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偷偷的買了。

 (幹麻要偷偷?) 
(我也不知道囧,我就是有一種在大家面前買動漫商品會害羞的怪怪心理) 
(所以有一次雖然是一起出去,但我卻等到阿雪她們都走了才默默的去拿漫畫付錢)

後來厚著臉皮去問KT店員(其實還是雲豆開口的啦哈哈哈)阿利美特在哪裡,他反問:「A、NI、ME、TO嗎?」 
我們點頭說是。 
他竟然給我說:不清楚。

喂,其實是員工串通好的有沒有囧?一律說不知道?

算了。

結果出去時看到一個熟悉的頭──那不是敏班的六道骸頭嗎?!跟老曼很好的那傢伙!(指) 
我問:「喂~妳知道阿利美特在哪嗎?」 
她笑著說:「我們才剛從那裡離開耶~」

所以,在佳佳唱片的旁邊。 
嗯,至少有個頭緒。 
(雖然一開始根本是走反方向)

我們還遇到了躁鬱!剪什麼頭髮誰認的出來!

後來又問了不認識的中山人(哈),才終於找到佳佳唱片。

 總之我們終於到了。

進去,好冷。店看起來和傳說中的一樣高級 
裡面那神祕的空間(指南針)真的是天堂。

雲豆還不知道那裡就是因為二手日文同人本才會這麼轟動,看到滿滿的閃亮亮同人誌竟然還問:「一本多少啊?」 
我冷冷的說:「一百塊啊!」 
她剛開始還愣住咧囧! 
「全部都一百塊喔!」指著櫃台那邊的標示。

結果雲豆爆走了,整個就是興奮驚呼快速翻找著同人本,她和阿雪都瘋了 
(其實最後我開始找六九一八本的時候也瘋了。)

可憐的教主。 
「不,我已經習慣了。」教主無奈的說著。

 後來又到那裡的B1看周邊商品,那裡還賣假髮咧囧

 阿佐自從在北車的光南的時候就在找傳說中「台灣之光」的作者的漫畫,只是她竟然忘了書名也忘了作者名字。 
(因此找不到也無法問店員)

後來阿雪買了三本同人誌。 
然後阿佐還是想繼續找那本漫畫。 
我就說:「乾脆直接問店員『台灣之光』算了啦!」

才說完沒多久竟然就找到了!囧。 
作者叫做「CHUN」,然後封面真的有印「台灣之光」這四個字囧。 
阿佐想說回北車(我們竟然走回北車耶囧)的墊腳石再買,所以就沒買。 
後來教主整個就是膝蓋不行了,冷氣這麼冷又受不了,一直說要回家。

 教主、妳太少和我們出來了,妳不知道,要把那些傢伙從那種充滿動漫東西的地方拖出來是一件多麼困難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嗎? 



真的摸了很久,雲豆還把身上的錢都花完了,才出來。我和教主已經眼神死了。

 
走回北車的途中,我們去萊爾富。 
付完買飲料的錢後,一件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雲豆和教主竟然說──

「洞仔,我覺得妳今天好像王子喔」 
「洞仔,妳害我一直有錯覺」 
「對呀、妳今天的髮型、黑色的袋子、背著書包、穿運動服、還穿短的襪子,從背後看真的有看到王子的錯覺」

 

別以為我沒注意到妳們叫了很多次洞仔混帳!

出去的時候教主走我後面又說看到錯覺第四次。我整個囧。 
王子才沒有我這麼矮又肥咧靠!(翻桌)

(身高怨恨)

 

後來我們去墊腳石啊,悲劇發生了! 
阿佐要買的那本「台灣之光」(可惡人家的書名才不是台灣之光咧靠!)竟然沒有

阿雪:「妳真的悲劇了妳!」

據說雲豆阿佐阿雪(懶的加頓號了我)要留很久,所以教主就說要先走了──
後來我想想也追上去,一起先走了,反正時間也差不多了。

 

其實我也想買那本台灣之光(好咩我忘記它的書名了啦)耶……

 

回到家時,我照鏡子看我的背影──

 

 

 

 

一點都不像王子好

不好!

不要汙辱她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洞洞 的頭像
洞洞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教主ˇ
  • 就說錯覺了嘛~"~
  • ....................................................................

    洞洞 於 2010/07/10 17: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