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開始過著每天晚自習的生活了。
其實我覺得這樣不錯。
回家根本無法唸什麼書囧。

但好像也沒念多少。

星期五本來只打算去看一下下合唱團成發的說。
可是最後一待就待了整場了。

はな団最奇妙的地方就是,很多事情都是草草決定。
然後很有默契的變成好像是理所當然的計畫。



教主、小竹、我、阿雪和被我拉去的花王。
阿雪說要晚自習結束再去,因為去年拖到很晚。

阿佐本來就要在那裏幫忙的,所以當然會在場。
辛苦的阿佐要幫忙拍攝過程,手都快斷了吧囧。

剛開始陪教主回去班上拿東西。
後來我先離開大樓到晚自習教室去找花王和小竹,卻沒看到半個人。
到禮堂也沒看見。
不過搞不好是我下意識中故意的(?)忽略掉了吧我想。
(什麼意思呢,就不方便說了,原因實在是很過分)
(我就是很過分的人我承認)

後來教主也來了,我憤怒的邊抱怨邊和她走進禮堂。
「每次打電話沒人接我整個超不爽的!」

找到了小竹她們。




阿佐和攝影機也在。
還有山崎和puppy也在囧。



星期五本來是個回家玩電腦的日子。
但我卻和一堆人和討厭的生物擠在滿是蚊子的禮堂裡。

那蚊子多到有夠誇張,都形成一團了啦,在前面那些家長頭上盤旋!

喔,為什麼雲豆沒有在台上?
該不會是去上廁所結果來不及回來吧我囧了!
我、們、大、家、都、找、不、到、她!

最後,好像是我(和教主)找到的。
而且是在已經唱到第二首歌之後才發現的。

我一直在找「戴眼鏡、綁著馬尾、劉海分岔無數的」雲豆。
誰知道放棄尋找後,隨便隨便一瞄看到某個正妹的臉怎麼那麼面熟
當場腦中大叫:「哇靠那不是豆ㄦ嗎!」

請告訴我那個有著美麗光亮直短髮完全無分岔的劉海睫毛和嘴唇閃閃亮亮的傢伙是誰啊!
(以下照片都是結束後拍的)
(每唱一首歌,雲豆的頭髮就越越來越翹,所以越來越好認,哈!)



中間結束觀眾鼓掌時我和小竹奮力的大喊:「陳O婷!」
後來有一次我更扯,直接用開花的聲音(大家都懂得沒錯就是妳們心中想的那種聲音)大喊:「豆ㄦㄦㄦㄦㄦㄦㄦㄦ~」

……成功的(?)招來阿佐的一瞪。

只是後來問雲豆時她卻說沒聽到。
咋。

不過花王那傢伙,中場休息時就閃了。

不過雲豆好像很開心。
亢奮的樣子真是可愛。
(什麼啊洞洞又開始變態了)



大家都很歡樂呢。



(教主妳那什麼表情啊)


這是我見過最幸福的禮堂了吧?
平常的禮堂都很討人厭呢囧。



我真的很怨恨自己忘記帶相機。
手機根本無法在黑暗中拍照!

小竹有照了很多張她們唱歌的照片。



也正因為在唱歌,所以照到了一些有趣的畫面,也有恐怖的。
明明距離很遠,但有些人的視線卻剛好瞪著鏡頭,超可怕的。




這是我翻拍小竹的相機螢幕。
照片標題是:雲豆愛妳!
(雲豆:洗內!)

然後,唱到魯凱族戀歌時,我整個很感動
那對我來說不只是一首歌而已啊啊啊啊啊啊--!
超懷念的!

喔喔,智班的人我都有看喔!
(沒錯就是智班的每一個人)
大家唱歌的表情都好微妙。

姆,「又是洞洞!」
看到我就沒有別句話了嗎小白,哈。




妳這個盧O仲!不是我在說這個頭的比例就真的差很多!


結果說要晚自習結束再來的阿雪,一踏進禮堂剛好就結束了
阿雪啊……(拍肩)
不過我有幫妳拿一本冊子,妳就留著當紀念吧挖鼻。





不要一直道謝。
我來看妳照理說是應該的好嗎。
因為妳是我們大家的豆ㄦ。
辛苦完沒有我們的包圍怎麼可以呢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洞洞 的頭像
洞洞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