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雪的生日之所以特別,不只是因為阿雪是我們之中最後一個生日的人哪!
更重要的事情是,阿雪的生日一過,半年內我們之中就沒有人過生日了啊!




第一大的是教主。

真大姐,教主。十一月。
二姐,小I。十一月。

小青是十二月的,而且比我大,不過小青已經單飛(?)了。
三姐,三小咧、三姐,就是我。十二月。
啊啦,十二月還有我可愛的王子ㄦ。

四姐?應該說花王嗎?一月。
可是花王又好像脫離我們出去獨自生活了?

那麼四姐應該說是雲豆。二月。
五姐,小竹。二月。

六姐,阿佐。三月。

偽大姐真小妹,阿雪。四月。


>>>以下。有影片。

今天早上很衰。公車哪時不遲到今天遲到。
早上要考化學,遲到的話寫不完,寫的完都可以不及格了何況寫不完?所以整個超不爽。

然後、快到學校遲到的鐘聲響了,我前面那個安全過關,我ㄧ踏進校門教官馬上說:「遲到的快來登記!」

所以我今天是全校第一個遲到的人!靠!(翻桌)

不過幸好這次化學考卷沒有以前那麼難。

然後,三、四節連續兩堂英文課,而且是被逼的,拖到下課很不爽。因為羽球場會被搶光。

和日一物衝上去後的確沒場,日一物整個趁我上廁所時和她的好朋友一起找了別人打。

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我的天啊是我眼花了嗎還是王子朝著日一物的場走了過去然後開始和她們打球?

這是真的相信我。

看著、看著,靠!我也好想打啦!讓我打!我不想只是在旁邊唱歌唱整個中午啊!

然後,太開心了:我和王子ㄦ一起打了羽球!!!
機會難得所以就算很累也不可以停下來。

(一打二而且二的那方有一個人叫做王子你們覺得呢?)
(況且我這個人身體最近很弱)

累到無法邊打邊唱歌
(你們看這傢伙多囂張)
(不過因為人多的時候如果又很輕鬆的話,不唱歌很無聊)

好了,接下來直接跳到放學。(喂)

放學就是吃蛋糕的時間。

抄生物筆記到一半雲豆打電話過來,到走廊上講電話我光是餘光就可以確定遠遠走來的人是王子。
(這是哪來的技能)

王子遞給我ㄧ包東西,「幫我拿給她。」
「誰啊~?」開花語調請自行想像我當時的蠢樣。
「還有誰!」
「王子ㄦ妳要來要來要來~」
「什麼要來我要走了!(怒)」

然後我就很不要臉的跟著王子和小白和王子的好朋友(抱歉不知道名字)一起走走走走到公車站。
(妳可以再不要臉一點。)
唉呀、誰叫我好久沒有遇到王子呢討厭。

(就算每天其實都會看到王子)
(但沒講話就不算遇到啊混帳!)

倒是小白一直說每天都會看到我。
「又是洞洞!」

這星期開始留晚自習,小白在帶學妹練排球不是嗎?所以遇到的機率又大大提升。
況且教室就在同一層同一條走廊上。
(說到這個我又要嘆氣,每天都有人都來跟我說剛剛遇見王子什麼的我要翻臉了)

最後我就走了。(早該走的妳)

好啦、我跟著她們走到公車站不是因為我是變態我想跟她們聊天而已好嗎?
是因為我以為雲豆和阿佐她們在校門口啊!

不過,電話接個不停,真是奇妙。

後來走很長的路回到了我們的大樓(?)打電話給雲豆。
說她在五樓,要到空中花園找大家。

上去時看到幾個人站在那哩,這時雲豆又打電話過來是怎樣?
我就說我要來了妳還打?更何況我就正朝妳走過來耶混帳!

所以我直接無視她,走進我們教室,放下王子給的那一包四人份的禮物,然後--

靠我從剛剛就超想上廁所的可惡!

然後小I不能留太久,所以我們只好動作快。

空中花園只開到五點是什麼鬼?搬搬搬,倒是搬到三樓某個神祕的地方去了。

一開始忘了花王,我衝上去找。
花王不要再教別人物理了啦混帳、都什麼時候了!



對了,王子妳是不是多給了一個五元?(指)



唱歌唱完後,才發現--

向儒咧咧咧咧咧咧?!靠!!



趕緊CALL向儒來,總算是全員到齊。太驚險了。

從影片和照片中可以看到天色漸漸的黯了下來。

一開始吃蛋糕大家還在鬼扯物理。
明明就是歡樂的過生日時間給我脫離物理啦妳們!





















最後連醫龍都成了話題了!
不過我真的覺得我們班明明就是第三類組的班級,可是卻有些人不敢看開刀畫面是怎樣?

對了,最後有許願的只有第一個走的小I而已、真的。
我看是大家吃一吃都忘記了啦囧囧。
























不過--蛋糕果然不要吃太多。
當我吃第二片時,簡直痛苦,超、膩、的!

最後草草結束。現場也處理的很乾淨。(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洞洞 的頭像
洞洞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教主ˇ
  • 其實我們是故意忘記許願的(茶
  • 我想也是。

    妳們啊,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呢……

    洞洞 於 2010/04/24 16: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