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要來嗎?」 
今天我問了,雖然心中很清楚答案會是什麼。 
妳說了理由,我可以聽到妳口氣中的無奈。 
沉默了一下子,「……妳真的不能來啊?」 
當然還是否定。

我只是,還想抱持著希望。

 「是喔……好吧……」 
電話這頭的孤單,妳有聽到嗎? 
無數的嘆氣中,我的聲音帶著淚水。

因為我覺得很難過。

好像去年一過,妳就再也不參與我們了。 
沒錯,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那一天,是個徵兆。

那天是該開心的日子,可是一切的一切卻讓我覺得很火大。
早上發現自己被欺騙、一個早上下來只有滿滿的空虛、中午一堆令我提不起勁的事、下午趴在桌上自我陷入絕望深淵──到最後一整天下來只發生一件好事。

都是個徵兆。

當天晚上,心情本來已經比較好了。 
就再那通電話之後又變了。

掛掉電話,我咬著自己的生日蛋糕,還是很火大。 
我當時就是莫名的火大。

所以跨年那天我回到家。 
我開著電腦我覺得好空虛。

妳說一個人跨年也很不錯,聽著什麼音樂跨年然後進入夢鄉。 
當時我看著電視上的煙火一個個綻放,我只覺得想哭。 
看著那些人,開心的在那裡笑著,心中很複雜。

如果我有和她們去過夜然後看煙火,我是不是會開心一點? 
好像不會。 
因為我發現我很火大,是因為我覺得就算是我也無法說服妳 
是呢,我算什麼東西?

寒假,妳也是缺席。

「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少了一個人。」當這句話出現時,我聽了覺得很難過。因為我也這麼覺得,就是,少了一個人。

妳當時幹麻覺得會打擾? 
我之所以不想多解釋,是我怕妳會覺得更鬱悶。 
妳傳簡訊給大家的時候,我好希望妳是直接在我們之中,然後和我們一起大笑聊天,而不是隔了千里遠。

 

「妳又要走了啊?」 
妳心不甘情不願的回了我,「對啊。」

然後我就看著妳收拾東西。 
最後只會說,「掰掰。」

後來我都不想抬頭了。 
因為,我們都無法改變什麼。

有大家在當然很開心,但,少了妳,我還是有那六分之一的孤單啊。

 

 

雖然今天小竹也因為不舒服所以先回去了,可是那不一樣,至少小竹幾乎每一次都在。(不過,天啊、小竹妳沒事吧)

 我只希望,一切能快點結束,當然,前提是要好好努力。 
接著,就算要綁架妳,也要把妳拉出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洞洞 的頭像
洞洞

Always, truley, completely...

洞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